霍尔章谷土司历史概况(下)
来源: | 作者:gzzdzb | 发布时间: 2018-09-06 | 205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1905(光绪三十一年)制造了反屯员吴庆照的事件,来抵制改流政策。炉霍屯员为对付此项预谋,察知四乡头人之间亦有矛盾,即采取分化瓦解的手段拉拢亚德、泥巴两乡的头人,使他们接受了完粮纳税的政令。这两个乡之所以能够归顺政府,服从政令,究其原因,是藏军已被清军战败撤走,而清军人多势大,不得不顺风使舵,加之清朝对归顺者也相应地采取了一些优抚措施,除按规定减免应征粮赋外,还针对百姓普遍信佛的特点,提出一定数量的粮食,拨给亚德、泥巴两乡的寺庙,藉此安抚寺庙以收民心。

    当时清朝以炉霍系川藏交通要道,西进须以道孚、炉霍等地作后援,为安定地方,改土归流不仅对归顺之乡施以优抚,对其他各乡措施亦较缓和。虽然如此,但宜木、斯木两乡的头人学洛家和杰冲纳各家仍然坚持反对。特别是头人杰冲纳各狡诈阴险,他以“坐静修佛”作掩护,表面上不过问政事,而暗中却出谋划策,指使他人去做违抗政令的事。他的这种阴谋活动,被雅德、泥巴两乡的头人觉察,向政府秘密揭发,而且指出,如果此人不除,炉霍地方政权就很难巩固。政府据此,将相子(宜木乡大头人)杰冲纳各逮捕处决。

    杰冲纳各相子被处决后,斯木乡大头人学洛相子(学洛尔吉登真)并未因此有所敛迹,而终止反改土归流的活动。他认为炉霍屯官的设置,完全剥夺了头人应有的权力,决不甘心受人宰割,于是带头指使宜木、斯木两乡百姓公开抗缴公粮。这种公开抗缴反抗行动,自然为政府所不容,但就当时情况,抗缴公粮已形成群众性的行动,如对学洛相子采取公开逮捕的方式又恐激起民变,扩大事态。炉霍屯官即收买由内地流落到炉霍的垦荒者四人,使用带毒的长茅利剑,趁学洛相子耍坝子的机会,于黑夜窜进帐幕,将其刺伤,四名刺客中被相子警卫当场击毙三人,另一人趁混乱脱逃。学洛相子因受伤过重,毒性漫及全身,于三日后死亡。事后,他的家属亲友因畏惧株连,被迫逃往瞻对所属麦科牧区的麦洼部落躲避。后来又因麦洼部落与相邻部落发生纠纷受到攻击,麦洼部落无力抵御,被迫迁移,因此,学洛家也随麦洼部落的几百户人一同迁往阿坝州的红原定居,由于这几百户人的迁入,逐渐形成了一个区(今阿坝州红原县麦洼区)

    学洛家在阿坝定居后,学洛尔吉登真的儿子学洛德清多吉出家当了喇嘛,并以麦洼部落的名义修了一座寺庙,自己担任该寺的领经师,以后又相继担任该寺铁棒喇嘛。由于他是学洛相子的后代,又有一定的宗教地位,因此麦洼部落和寺庙的大事都由他决定处理,成了部落中最有威信的人。

欢迎光临甘孜州地情网,现在是: